因反革命罪被处死遇罗克冤案是如何披露出来的

发布时间:2021-10-23编辑:admin浏览:

  长期跟踪八肖1978年冬天,一个寒风凛冽的夜晚,《光明日报》编辑、记者苏双碧的家里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,她就是遇罗克的母亲王秋琳。

  王秋琳的到来,是因为苏双碧几天前(1978年11月15日)在《光明日报》上发表的文章《评姚文元》。这是“文革”后第一篇为吴晗平反的文章。

  一进门,王秋琳就直截了当地问苏双碧:“你在文章里说,凡是和《海瑞罢官》的案子有关的人都要平反。吴晗是市长,你写文章替他平反,那么,老百姓你们管不管?我的儿子是老百姓,也跟这个案子有关,是被枪杀的。他的事情你管不管?”面对这位母亲,苏双碧的回答脱口而出:“如果真是个错案,按照党‘有错必纠’的政策,当然应该平反。”这一句话,点燃了王秋琳心中的希望,苏双碧清楚地看到了她眼中闪出的亮光。

  王秋琳从衣袋里掏出一封早已准备好的信,是写给苏双碧,同时转呈《光明日报》的。信很短,只有三四百字,大体上讲了这样三方面的内容:第一,遇罗克在姚文元发表评判吴晗的文章以后,写了一篇题为《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》的文章。第二,遇罗克的《出身论》是批判反动“血统论”的。第三,遇罗克于1970年3月5日被枪毙,要求给予平反。

  王秋琳来访的第二天下午4时,苏双碧骑车赶到了台基厂附近的市中级人民法院。在一个被尘封的墙角边,苏双碧看到了一大摞半人多高的材料,他数了数,一共24卷,这就是有关遇罗克的全部材料。虽然是粗略地一翻,但在苏双碧的脑子里就已形成了初步的印象,他认为这的确是一桩冤案,应当给予平反。但是,仅凭初步印象是不能作结论的。第二天,也就是王秋琳来访的第三天,苏双碧找到他的同事张义德、赵绍平,三个人一大早又来到了市中级人民法院。

  三个人围着乒乓球台,用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详细地查看了遇罗克的档案材料。把50多次审判记录一一翻阅之后,3个人都明白了事实的真相,也都感到了心情的沉重。他们看到,一个头脑清楚、才华横溢的青年,仅仅因为说了几句真话,就被冠以诸多严重的罪名,直至最后被夺去生命。他们还从材料中看出,逮捕遇罗克的主要原因就是《出身论》,但因为这毕竟只是个观点问题,构不成犯罪,于是遇罗克就被一而再、再而三地“上纲”,直至成为“现行反革命”。在审判中,没有事实依据,全都是各种抽象的罪名,如“大造反革命舆论”、“思想反动透顶”、“扬言要暗杀”、“组织反革命小集团”等等。然而,就是这些莫须有的罪名结束了一个优秀青年的生命。

  还历史以线日,上海《文汇报》刊登了姚文元的《评新编历史剧》,由此揭开了长达10年之久的“文革”浩劫的序幕。文章刊出以后,很多人对其观点并不赞同,但是,真正撰文予以反驳的人却寥寥无几。是24岁的遇罗克挺身而出,“道他人之不敢道,言他人之不敢言”,以一篇长达15000多字的《人民需不需要海瑞》反驳姚文元。1966年2月13日这篇长文被压缩并改题为《和机械唯物论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》,发表在《文汇报》的一角。在文章中,遇罗克批驳了姚文元对历史和现实的曲解,明确地说:“姚文元同志代表了存在于思想界中的机械唯物论的倾向。我觉得和这种倾向进行斗争的时候到了。”

  1966年底,遇罗克又因《出身论》一文,再次为当权者所不容。《出身论》针对的是社会上流布极广的封建血统论。遇罗克通过对当时一副著名的对联“老子英雄儿好汉,老子反动儿混蛋”的剖析,指出了血统论的荒谬本质。他尖锐地指出,坚持血统论的人“不晓得人的思想是从实践中产生的,所以他们不是唯物主义者。”

  《出身论》的出现,在当时的社会上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反响。很多人争相传抄、议论,很多读者从全国各地写信给遇罗克,表达自己的感动之情。1967年4月14日,“中央文革”成员戚本禹公然宣布:“《出身论》是大毒草,它恶意歪曲党的阶级路线,挑动出身不好的青年向党进攻。”1968年1月5日,遇罗克被捕。

  1970年3月5日,在北京工人体育场里,在排山倒海的“打倒”声中,27岁的遇罗克被宣判死刑,并立即执行。

  了解了真实情况以后,苏双碧等人开始为遇罗克的平反工作做准备。他们一方面把已掌握的有关材料提供给北京市公安局,作为重审的证据;另一方面,苏双碧开始就这些材料着手为报纸撰写平反文章。

  这期间,有关人员转来了一张写来的条子。条子的内容大致是:现在社会上正在搞张志新的问题,这种案子现在比较多,据说《光明日报》也在弄,有一个典型,建议这篇文章先不要上。的意见主要是出于对社会心理承受能力的考虑。为此,苏双碧手中的稿子停了下来。而张天来已写了大通讯的第一稿。

  虽然没有在报纸上刊登有关遇罗克的文章,但是,社会上已开始到处传颂遇罗克的事迹了。1979年,很多人都在读遇罗克的文章,很多人传抄遇罗克的日记和诗,甚至在一些正式会议上,都有人公开朗诵遇罗克的诗文。遇罗克作为思想解放的先驱和勇士,得到了越来越多群众的了解和崇敬。1979年11月21日。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再审判决:“原判以遇罗克犯反革命罪,判处死刑,从认定的事实和适用法律上都是错误的,应予纠正……宣告遇罗克无罪。”(据《炎黄春秋》第5期祝晓风、张洁宇文)

  涓€鐩樺湡璞嗕笣80鍏冧汉姘戝竵 涓滀含鐢熸椿鎴愭湰鍏ㄧ悆鏈€楂?/font

  鍙镐箻鍙h涔樺涓嶄緷涓嶉ザ 鈥滅墖鍒€甯€濈媯鐮嶉暱瀹㈣溅涓?/font

  宸ㄨ椽鏈辩蹇犫€滈槼鍏夆€濅笅鐨勭姜鎭讹細鎯呭涓庡コ鍎垮悓宀?/font

  闅愬舰鎵嬫満涓嬫湀鍦ㄦ矆闃充笂甯?娌堥槼鎴愪负棣栨壒閿€鍞瘯鐐?/font

  鍥涘瞾濂崇褰撹鍗栬蒋鍔熸專閽?璀﹀療鎬€鐤戣儗鍚庢湁浜烘搷绾?/font

  18宀佸皯濂宠韩鎬€鍏敳鍗冮噷瀵诲洑姣?鎬€瀛?鏈堝叕鍘曚骇瀛?/font

  由遇罗克的遭遇再联想到所谓“反右斗争”,所谓“三年自然灾害”,再联想到文革中的群众相互斗争、残杀,冤死的人大约应接近一个亿吧。没有民主,搞个人迷信,肯定没有前途。

  遇罗克和张志新一样,都是被错误路线迫害至死的中国的极为优秀的青年,可是在那鬼魅横行的年代,他们都含冤死去。那时,小人被颂成伟人,伟人反遭迫害。

  遇罗锦去了德国,好象前些年过的不是太顺心。历史错误造成几个(代)人的悲剧生活。希望历史不再重演。

  象遇罗克这样死的人还少吗?谁人给予评说,历史,只有历史才是最好的见证。语言在这里显得苍白!!!游客云出岫

  有些不明历史的人盲目崇拜,今天的朝鲜就像当年的中国,谁搞毛那套就住定没有饭吃,那时的中国还比不上现在的朝鲜,供应还没有他们多,有人说有毛就不会下岗了,你错了没有下岗是可能的,但你得到农村去干一年活也拿不到一分钱,甚至还倒欠钱,这是真实的事情

  有些不明历史的人盲目崇拜,今天的朝鲜就像当年的中国,谁搞毛那套就住定没有饭吃,那时的中国还比不上现在的朝鲜,供应还没有他们多,有人说有毛就不会下岗了,你错了没有下岗是可能的,但你得到农村去干一年活也拿不到一分钱,甚至还倒欠钱,这是真实的事情,[冤案层出不穹连国家主席都不能幸免于难,只有伟大的,才使人民过上好日子,邓公永垂不朽!

  现在不还是有视人民为愚民,以为自己唯一正确有判断力吗?港台一播阿扁就被黑了。怕他作甚?

  遇罗锦我在很久前曾听说过.也看过他的妹妹写的一篇文章(冬天的童话).不是还有一篇发好象是(春天的童话)吧,在这里如果能发表出来给广大的网友们看看,这是很好的事.

  遇罗锦我在很久前曾听说过.也看过他的妹妹写的一篇文章(冬天的童话).不是还有一篇发好象是(春天的童话)吧,在这里如果能发表出来给广大的网友们看看,这是很好的事.

  那个年代过去了,污泥浊水泛滥成灾,老百姓遭了殃,看看这个社会被贪官污吏搞成什么样子了!

  遇罗克的那个年代我经历过,记得他妹妹遇罗锦写过《一个冬天的童话》,遇罗锦现在好吗?那个年代的人!那个年代的事!五六十年代生的人啊!

导航栏

         织梦CMS官方          DedeCMS维基手册          织梦技术论坛

Power by DedeCms